2017-06-29 08:31:16 来源:|0
分享到: 0
原标题:有一种人是不可能对你热情起来的。 一个年轻人的聚集地 我出生在一个南方的小镇,因为赶上计划生育

原标题:有一种人是不可能对你热情起来的。

一个年轻人的聚集地

我出生在一个南方的小镇,因为赶上计划生育,小时候是在老家跟着奶奶长大的。直到六岁那年,奶奶过世,才被带回家里。

可能那时还很小,时间也隔着比较久了。现在,我对奶奶的全部印象,只剩下堆满树枝,被油烟熏得黑乎乎的瓦房,以及那种专属于柴火的硫磺气味。

当然,还有每天清晨的,此起彼伏的鸡鸣狗吠声。

我还记得,自己以前很喜欢吃一毛钱两个的圆圆泡泡糖。有一次,我跑到柴房里对奶奶说了句:“奶奶,我又想吃泡泡糖了。”

然后奶奶就开始翻口袋,可结果只有面额五毛以上的零钱。那时还小,只花过一毛钱和两毛钱,奶奶就想诓我,说了句:“这不是钱呀。”

我摸了摸那张纸,觉得奇怪,它明明和一毛钱是用一样的纸做的,而且上面的5比1还大,就嘟起嘴说:“你骗人。”

奶奶一下子笑了,把五毛钱给了我,然后,我就很开心的买了好多好多泡泡糖。

大人常说,我是奶奶这么多孙子孙女里,照顾得最久的一个。但现在所有的细节,最后都消失在空荡荡的破败柴房里,空荡荡的。泡泡糖也是我能回忆的唯一细节了。

和回爸妈一起生活之后,我很久都没再想起奶奶。或许,是以前还小记不住,也可能是家里生活太好,忘了想起。

每天,爸爸都会带着我出去吃好吃的,从早晨小镇东边的猪肠粉,到傍晚西边的麻辣烫。

有次晚修放学,爸爸来接我,他一声不吭的就拉着我走到烧烤摊买了两只烤翅。他一边吃,一边语重心长地说:“回去可别和妈妈说喔,不然,你吃了热气的东西妈妈又要打你了。”

我撇撇嘴回应道:“哼,还不是你自己想吃,别拿我当挡箭牌。”

爸爸听了,拍了拍我的脑袋说:“怎么说话的,现在你不也上了贼船么。”我心想,既然都上了贼船,那我就让他再给我买瓶汽水好了。

还有次,爸爸带我去兜风,突然莫名地问青禾:“要不我们开车去海南吧。”青禾愣了愣,接着说好啊好啊,真的去么。然后爸爸就直接上了高速。

那会我还是有点常识的,毕竟,从家里去海南起码要几个小时,去到都很晚了。可上了高速又不像做假,所以我又确认了一次:“那我们去了,妈妈他们呢?”

然后爸爸就说,我们明天就回,过去玩半天没事。

“好啊好啊。”我拍起小手。结果还没高兴完,他就在前面一个路口下了高速,然后看着目瞪口呆还没回过神的我哈哈大笑。虽然被骗了,但父子俩这种“勾搭成奸”的感觉,还是让我印象深刻。

这种开心的时光,一直持续到了初中。爸爸过世了,一点征兆都没有,就是某天早晨,家里突然打了个电话来学校。

以前我最喜欢的,就是他走在前面,然后我踩着他的脚印,乐此不疲。不过那通电话之后,突然就看不到影子了。

那一瞬间,我突然有点看淡了感情。我觉得感情太虚了,既没有办法量化,也没有实体可以承载,说没就没。不像物质,可以量化,可以抓在手里。

从那之后,可能在同学的眼里,我像是变了一个人吧。变得不太喜欢说话,不太喜欢关心人,别人问我问题,自己也不多说一个字了。

读大学的时候,有一次,宿友在公共卫浴洗澡忘了拔饭卡,我离开的时候看到了。站在那里盯了几秒钟之后,我还是没有帮忙带回来,就当作没看见也没有说。

宿友第二天打饭的时候才发现饭卡不见了,而坐在他旁边的我,明白到经历这几年的时间,我已经变成了时刻都保持着一种疏远的理智,又同时“趋利避害”的人了。

前段时间,我看到一个关于“吸血鬼”的概念。说的是,有些人在生活里,会活得像一个吸血鬼一样,很少付出,表现冷漠,经常性地索取、吸收着身边人的“能量”。

回顾我的生活,我发现,自己真的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像所有学霸一样,我一上大学,就定了明确的目标,作息规律,每天准时泡图书馆。遇到那些很厉害的师兄师姐时,我会很热情的打招呼,因为他们可以带给我一些摸得着的东西,可以共享期末资料等等。

而对于那些普通的同学,我就没有那么上心了。学习差的同学,即使在微信问我问题,自己也是很久都没有回。

我也猜到了,你大概会说我势利,说我理性,又或者说我冷血吧。但是对我来说,这就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了,因为觉得始终都会离去,所以干脆选择了不投入。

像一个吸血鬼一样活着,可以不用在乎别人的看法,这样自己也可以过好。具体地来理解,我就是把生活当成了一款游戏,获得成就感和通关就已经够了。

最近,拍拖的女朋友对我说了一句话,“你真的像个吸血鬼,我快被你榨干了。为什么你从来没有关心过我?”

那段时间,她生病了。她质疑我没有陪她去看医生,在她不舒服的时候也从来不去热牛奶。“相反,晚睡就说我又让你长痘了,我一迟到你就摆脸色,我好累了。”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可以怎么回应。一直当吸血鬼,我好像没有把她从“游戏”里剥离出来。所以她才会发出“喜欢你好难”的感叹吧。

因为小时候的经历,在每段亲密关系中,我好像都没办法让自己真正走心,以便任何时候都能抽身而出。大概也是这样,所以我才从来都没有那种单纯不计较的交心朋友吧。

虽然有代价,但变成吸血鬼对我来讲也的确是有好处的。我总能足够理性地靠近我想要的东西,做年级第一,学唱歌又跳街舞,成为优秀志愿者……然后,继续吸引越来越多的人想要靠近我,让我继续“吸更多的血”。

不过,就像吸血鬼天生惧怕阳光一样,我也有软肋,那就是家人。

我从来都不敢问妈妈拿钱,即使从高中开始来到了广州生活。每周一百的生活费,一直持续到我念大学。即使要好几天啃馒头存钱买习题,拒绝所有同学的聚会邀请,我都不想再添任何的麻烦给家人了。

我还有一个妹妹要读书,我知道妈妈还在打着几份工,姨妈还是经常提醒我,快点出来工作,以后要好好对妈妈……每次想到他们,我还是会觉得难过。

这大概也是我的宿命吧,作为一个吸血鬼,一直努力让自己未来不再受伤,却永远改变不了过去。

编辑按

我问了作者,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他回答我,是自己想要告诉大家,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的一个人。

他也认为:“一定还有很多人,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正在成为像我一样的人。”或许看了这篇文章,我们下次在生活里碰见“吸血鬼”时,就能多一些理解,也能决定要不要让对方“吸血”了。

这并不是一个开心的故事,晚安了。

本文作者决定匿名

编辑 / Blake 第一次上电视的傲娇的林大喵

音乐 / Janis Crunch - カノン

配图 / 《人渣的本愿》

关注我们,一起剖析自己

责任编辑:

相关Tags: [db:关键字]

分享到: 0

精彩评论

正在读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