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7 12:48:49 来源:
分享到: 0
  最近各大饭圈都沉浸在一种过年般幸福的氛围里,《镇魂》白宇和朱一龙两位男演员则是幸福的源泉。   

  最近各大饭圈都沉浸在一种过年般幸福的氛围里,《镇魂》白宇和朱一龙两位男演员则是幸福的源泉。

  

  7月3日“镇魂女孩”们迎来了两件大事,一是白宇、朱一龙抵达长沙参与《快乐大本营》(以下简称“《快本》”)的录制,粉丝接机送机、场外应援,万人空巷,三个鞠躬刷屏了微博;二是白宇、朱一龙合体直播终于实现,为了庆祝《镇魂》网络播放量破10亿,二人在《快本》录制前进行了一场23分钟左右的直播,关注人数破2亿,直播在线人数破1亿。

  

  一天之内,微博明星超话榜单上位圈被短暂性洗牌,朱一龙超过“偶练C位”蔡徐坤,位列第一,白宇排名升至第五位,值得一提的是,“山争哥哥”徐峥在一片流量鲜肉中杀出了一条血路,超话空降第八名,虽然第二天他又迅速的下滑不见,但这无疑说明娱乐圈流量热度的分散性与浮动性正在朝着不可预期的方向发展——万物皆可流量。

  

  一部质量并不算精良的网剧、一次反追星式的社会性调侃行为,就能为此前流量边缘的演员提供上位机会,成为国内一线流量,一瞬间拥趸无数。两个案例情况并不相同,但是却带着相似的爆发性。

  

  从白宇、朱一龙来看,这场被推到巅峰的流量盛宴背后,隐藏着焦虑,这到底是两位演员厚积薄发产生的生命力,还是只是一场疯狂淋漓但无比短暂的大众狂欢?从李易峰、杨洋到吴亦凡、鹿晗、TFBOYS再到“偶练”nine percent、火箭少女101,每当这些流量明星一茬接一茬的出现时,公众就会开始讨论,这样爆发式的热度究竟能维持多久。

  

  粉丝奋不顾身的把明星们推上高位,带着一种急速上升的狂热,应援明星如同娱乐自我、完成感情投射、发泄情绪的冲动性行为,但当流量浪潮退去,明星如何自处并没人关心。一部《镇魂》能燃烧多久,不得而知。但所有人都应该有这样的警觉,毕竟华丽但冰凉的娱乐工业里总是充满了唏嘘。

  

  一张《快本》门票从千元涨到上万,“巍澜CP”的“墙头融合力”

  

  “能去《快本》现场的都是土豪小伙伴,听说一张票被炒了一万二,还不是前两排粉丝互动区。”7月3日白宇、朱一龙“巍澜CP”《快本》录制当天,有网友发布微博如此感慨。

  

  而事实上或许更夸张,《快本》本身并不售卖门票,门票大多免费赠送给高校学生或普通市民,而这个过程部分流出的门票则被黄牛视为牟利场。一般明星嘉宾的《快本》门票,黄牛价格大多在几千元左右,而白宇、朱一龙这场的《快本》门票,粉丝区二排的票价一度被黄牛炒到了3万,过道票价到达7000元。

  

  如此高的溢价,在粉丝市场上依旧是有价无市。而这真正印证着白宇、朱一龙两位演员的流量价值,粉丝们迅速完成了从线上作品讨论、舆论支持,情感投入到线下实际消费、资金时间投入的跨越。完全可以预想,现在如若有商家趁热打铁,对白宇、朱一龙投放商品代言,一定能得到惊人的销量数字。

  

  从一个月前的默默无闻,到现在袭卷各大社交媒体平台,“巍澜CP”的影响力与穿透力、覆盖面几乎超越了之前所有的偶像流量,并且拥有强大的变现能力,极高的粉丝黏性,和不断输出的UGC同人内容,这背后最大的原因或许是“巍澜CP”拥有此前流量明星都没有的融合能力。

  

  暂且粗略的把饭圈分成欧美圈、日韩圈、本土各类饭圈等,由于文化不同,每个圈层之间都存在着壁垒,粉丝之间井水不犯河水,相互平行,圈层之间的共鸣并不强烈。一旦发生交错,也大多是恶性事件,比如今年漫威发布会国内明星抢了漫威超级英雄的主场,粉丝之间引起口水战。仅国内而言,少有明星能在不同文化的饭圈中引起大规模的热度。

  

  如nine percent、火箭少女101等偶像团体,粉丝圈层内部应援火热,投入了上千万资金,在大众舆论上也成功出圈,获得了粉丝市场的关注。但是这种关注与其垂直的粉丝圈层的状况完全不同,这种关注大多带着一种局外人冷眼旁观的抽离感,很多人尚且认不清这些漂亮的少年少女到底是何面容,也不会深入了解他们如何出道,此前经历了什么,看待他们像看一则娱乐性极高的新闻。

  

  豆瓣鹅组内曾经一度极为反感“偶练”相关的帖子,使得“偶练”的粉丝在鹅组外分立了一个“偶像练习生小组”。圈内感动流泪,圈外冷漠的看个热闹,这热闹最好还不要太过侵扰公共环境。

  

  而“巍澜CP”却打破了各个圈层之间的壁垒,形成了一种真正意义上的饭圈狂欢。国内欧美圈、日韩圈、本土饭圈都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白宇与朱一龙,如常年混迹欧美圈、日韩圈的粉丝会为《镇魂》、“巍澜”应援,并狂热追剧,生产大量UGC同人内容,“这是什么惊人的大宝贝”。

  

  游戏圈有粉丝称《镇魂》为“戒游戏的最高手段”;国内战斗性最强TFBOYS饭圈有粉丝感叹,“梦回2014”,从《镇魂》体会到当年看着TFBOYS崛起的幸福感。

  

  《镇魂》成为各大饭圈的公共墙头,饭圈掀起了一股“大大在吗”的调侃段子。

  

  这当然存在着玩笑的成分,但是却是实实在在说明着《镇魂》、“巍澜”在各大饭圈的影响力,粉丝市场上这是一次共襄盛举,大家精心呵护着这个来之不易的墙头。

  

  流量潮浪退却后,“巍澜CP”的结局是什么?

  

  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墙头也有倾塌的一天。《镇魂》一共40集,目前已经更新至26集,当这部剧集完结后,白宇、朱一龙还能保持如现在一般的热度吗。这是公众思考的问题,未知里带着一种焦虑,而这种焦虑是不可抗力的。

  

  娱乐工业下,流量明星拥有更多的曝光机会和资源优势,但面临随时洗牌的危机。今年6月,艾漫数据发布了2018年5月明星商业价值指数榜TOP50,蔡徐坤占据第一,超过了范冰冰、鹿晗、王源、迪丽热巴等一线流量明星,而去年第三季度还在上位圈的吴亦凡、陈伟霆、杨洋等流量的明星已经被挤出了前十名。

  

  这种变动让部分流量明星在收割一定流量之后思考转型,而转型的路径无非两种,一种是从流量转变为实力派,增加业务能力。

  

  在国内,有实力、作品过硬的明星更具生命力,如章子怡、李冰冰、周迅等大花旦,即便很少主动下场争流量,但一旦出手就势必引起市场注意。章子怡在《演员的诞生》里成为最具话题性的导师,李冰冰与彭于晏颁奖典礼上座位疑云引起饭圈口水战,周迅的《如懿传》几番延播,但依旧是古装大女主戏里的头部流量。演员的业务能力在市场上是一份威严。

  

  国内早一批流量小生随着新流量涌入市场,都基本遭遇了不同程度的瓶颈。如李易峰、陈伟霆、杨洋等早期因为IP作品获得流量的小生,在没有持续输出爆款作品也无明显的能力提升的情况下,被动让出了一线流量的位置。以李易峰为例子,艾漫数据中连续两年跌出明星价值榜单前十名,目前微博明星超话排名也低于TFBOYS 、nine percent等新生流量。今年暑期档李易峰主演的《动物世界》6月底上映,其中李易峰展现的演技出乎公众意料,这被视为他从流量小生转型实力演员的关键一步。这或许是流量小生成熟后对市场新的认知。

  

  另一种流量转型路径则是离开一线流量圈,保有昔日的流量基础,开展新事业。登上过流量顶峰的明星,比一般人更加熟知行业内各项规则,对粉丝经济,商业市场有独特的认知。

  

  韩庚就是典型的范例。作为国内最早一批流量明星,归国后面对流量下滑,韩庚也曾尝试进行实力转型,但是收效甚微。《前任3》的意外火爆让他再次获得市场关注,但他本身离演技派的距离而言并没有缩小。

  

  但随着《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的播出,公众认知到韩庚与其背后的乐华娱乐,韩庚是乐华娱乐的明星股东之一,并对其输出了韩国成熟的练习生体系。在范丞丞、黄明昊、孟美岐、吴宣仪等优质练习生出现之后,乐华被视为国内最具流量属性的艺人经纪公司,而韩庚的身份从偶像转变为老板。

  

  或许白宇与朱一龙要面临的情况与其他流量明星大抵相同,幸运的话流量热度成为他们进一步上升的阶梯,通过流量获得更好的资源与渠道,发挥演技实力,推出有口碑的作品,成为流量与业务能力并重的实力明星。最普通的结局则是《镇魂》之后流量消散,但消散不代表没有意义,白宇、朱一龙回归到耕耘作品的状态,但即便这样,认知度已经扩大,后续作品的输出,即便无法再获得现在一样的关注,也不会是全无水花。

  

  “真的很幸运能遇见两位老师。”这是镇魂女孩在微博上常说的一句话,这句话蕴含着粉丝的热爱,不仅仅是一时兴起的观望,而是一种长久的温情。或许公众在唏嘘流量易逝,终将成空时,也要相信,有些东西存在过就是它的意义。

  

  END

相关Tags: 门票 朱一龙 白宇快

分享到: 0

精彩评论

正在读取